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郭军——《赴秋》
发布时间:2021-09-17     作者:郭军    浏览量:714    分享到:

空气被溅上一截新雨气味,夹在风的腋下。我怀着这样一份湿漉漉的心情,奔赴初秋的陕北。

湛蓝的天空如桂冠,镶着一粒温热的圆日。当浮云散去,那天便显得格外空旷清朗,只在人们头顶长出一点日光的斑。风与天地的摩擦声是窸窸窣窣的,它擦肩过几朵孤零的云,最终停泊在了枝条上。

我望着那田野静静地出神。它像一只十足粗糙的手掌生着茧痕与沟壑,显示出一种粗犷大条的意味来。可自然在它指缝间开出的山丹丹花,又是那样动人的一抹艳红,让人惊叹天地之手的灵巧。太阳在山沟洒下碎金,将它勾得棱角分明,如一只上了全釉的古瓮,却被人睡黑一半。而那些积压了一整个夏季的作物,就沿着瓮壁生长,终于生出属于秋日的成熟之姿。

这个风轻云淡的初秋午后,天地如宽大的袍袖,容纳了山冷。落叶是如山一般重吧,又如一地鸿毛,足以制成一支笔,在山间雕梁画栋。风声渐沉,我站在它的呼啸中,看见落叶在泥土里游走。

连绵的雨线很快将光封喉,在数丈之地里为山水绣上迷蒙的雾色。我察觉到一种清冷肃穆的心境在散发着拙香,就好像对天地许下盟誓,要好好珍惜这天青色的山雨。它在一针一缕地补缀着天光滂沱,织出一道雨帘挂在天幕上,遮掩了裸露。

造物者以天光来为山水句读,为天地镶一道簪玉钗边。露华正浓沾过花香,如碎玉投案,如珠玑落盘。花枝微颤着抖落一身珠玉,在沉水洼里滚落出几粒凹陷,清亮而灵动。

风雨停驻,绚烂的霞便未曾缺席。我拨开挡住眼睛的枝叶,便看见一片斑斓的天。夕烧包裹住山色浓稠的青,原本略显高远的天空好似突然与我拉近了距离,不远处的人家飘来炊烟,我听见金属与动物骨骼的奏鸣。

到了夜间,温度便渐渐冷下来。我仍在田间行走,抬头便能看见月明星稀的天空,好像给我穿上了衣服。我感受着风的颤巍巍,不禁飘飘然,也欲成风,逐那月华而去了。

离开山野后,来到一处热闹的地方。陕北人热情如火,喜悦的曲调不绝于耳,随音舞动的人影为城市增添了活力。在这里,无论是男是女,都有一种被黄土栽培、被黄河滋养的豪放的特性,干脆利落,淳朴憨厚,像初秋还未收的谷穗一般,有一种沉甸甸的气概。

秋月如璧,秋花如翡。溪水从月色中踉跄来,借山色一枝在天地间潦草留白。一朵风湿湿暧暧吹开人们的鬓发,衔云而至。他们眉眼间的欢愉笼在晚间的雾中,攒拥着秋山半晌的秾艳涌向我,肖似江上月浓妆淡抹,为这山河烫出一封信笺。秋波流濑处笔声滚落,已是缱绻温和的良夜,跌跌撞撞闯进这人间。

陕北的初秋,真是一个令人喜爱的时候。(郭军)